和小姪女性故事

和小姪女性故事

夫风有伤与中之分,伤者伤于营卫,中者中于经络脏腑。夫元阴听命于元阳,元阳听命于天君。

谓人生气血两管,气管通皮肤有空窍故发汗,血管通皮肤无空窍故不发汗。 夫大黄火贯土中,或当能扶脾阳矣,然此其质耳。

用参于和,有和其本腑本脏之阴阳者,少阳少阴是也。是方与论固两相针对矣。

芍药不止治腹满,故小建中于虚劳里急悸衄等证皆主之。 谷为人生至宝,而霍乱痧胀,与夫欲吐不吐,欲泻不泻之证,周时内咽米饮一口,即不可救。

盖以阳明热盛,清热诚要;然膏知无益阴生津之能,于清热之中再加以人参,则病去而正即复,其用意之周密,千金外台且逊桂枝芍药知母汤,仲圣之用知母,即本经所谓除邪气肢体浮肿下水者。 洁古谓入脾经补中焦,东垣谓色在西方故补,皆足贻误后人。

不呕自无需半夏,故以去半夏人参并言之。陈日华谓古人处方,殆不可晓。

Leave a Reply